美华人对宠物照顾不当被判刑 美国养宠物法律多

美华人对宠物照顾不当被判刑 美国养宠物法律多

  12月12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2019年9月13日,美国俄亥俄州牛津市警察局在脸书(Facebook)账号上发布消息称,牛津警察局的动物管制官员接报,前往牛津大楼1805号,对一岁名为“美元”(Dollar)的罗威纳犬(Rottweiler)进行了检查。他们发现,“美元”身材瘦弱,关在笼子里,没有食物或水,周围都是尿液。“美元”的主人李某(Zichang Li,音译)因犯二级轻罪被当场逮捕送监,等待法院判决。

  李某的案件不是特例,此前曾有媒体多次报道,一些中国留学生因虐待宠物被判入狱,有的期满后被遣返出境。

  纽约市皇后宠物医院(Queens Animal Health)兽医吕峥认为,这主要是留学生不了解美国法律。他说:“美国不仅制定了保护动物的法律,而且还有专门的执法机构。这是最厉害的。”他表示,华人与美国人在喜欢宠物方面没有区别,也珍爱自己的宠物。但华人的问题是,他们把祖国的文化习惯带来美国,没有按照美国的要求饲养宠物,例如把人的食物喂给猫狗吃、不带宠物去打疫苗、没有给宠物做结扎等。

  “美元”的经历被媒体报道后,成为当地的热点新闻。警方透露,是一名当地居民向警方举报。于是,警察前去查看。李某告诉警察,她在暑假期间把“美元”交给别人照顾。当她返回到家中时,对方声称“美元”减肥了。警察告诉李某,这只狗很瘦,需要喂食,应该在一个月内送去看兽医。

  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动物保护官员与狗主人合作,建立适当的看护习惯及喂养方案,并协助安排去看兽医。按照约定,“美元”应该在前一周去兽医诊所,但是没有去。于是,动物保护官员又去公寓检查,发现“美元”更瘦了,被关在笼子里,没有食物和水。李某随后被捕,保释金定为1500美元。“美元”被送到兽医诊所照顾。

  2019年10月31日,李某出庭。一大早,天还下着雨,抗议者就在牛津第一区法院门前集合,并高喊口号,要求严惩虐待者,保护动物。法官接受了指控轻罪的原因,并决定12月中旬举行量刑听证会。

  “美元”从那间公寓搬出以来,一直在兽医诊所就医,逐渐康复。庭审后,一名宠物爱好者收养了“美元”,并将其名字改为“洛基”(Rocky)。洛基现在生活一个新家中,并且健康成长。

  除了判刑 移民可被遣返

  纽约律师西泽(Carolyn Shields)是一位动物爱好者。她说,有些华人因为不了解美国的动物保护法律,虐待动物,最后被判刑,甚至被遣返回国。

  残忍虐待 幼犬被安乐死

  全国连接联盟(National Link Coalition)协调人阿尔扣(Phil Arkow)接受采访时说,全国连接联盟是一个跨学科的合作项目。“我们是动物虐待与人类暴力之间联系的国家资源中心。我们要制止影响多个家庭成员的暴力循环。”他发现,罪犯中有些是亚裔,因为虐待动物而受到指控。

  他举例说,2019年11月的《连接信》(LINK-Letter)报道了犹他州的华裔青年杜某(Yulong Du,音译)因涉嫌杀死女友的狗而被控多项罪名。报道说,因为其女友告诉杜,她喜欢狗胜过他,而且更愿意和狗睡觉,这名23岁的亚裔男子开始与这名女子撕打,试图控制这只13岁的狗,并一再表示要杀死这只宠物。“杜开始虐待狗,最后致死,女友也受了伤。”

  2015年7月《连接信》报道了加州圣塔芭芭拉市的中国留学生陈某(Duanying Chen,音译)的案件。陈某于2014年被捕,因为他是在争吵中向女友施暴,随后将他们的杜宾犬幼犬“戴维”(Dovey)折磨到必须安乐死的程度。陈于6月30日被判刑,到圣塔芭芭拉郡监狱服刑一年,并获五年缓刑。

  陈的母亲此前曾为儿子争取宽大处理而向法院求情,称儿子不熟悉当地的动物福利法。圣塔芭芭拉地区检察官杜德利(Joyce Dudley)表示:“这是胆小鬼的残忍行为。他残酷地折磨着一个脆弱的女人和一个无助的动物。我只能希望监狱帮助他了解自己的犯罪行为多么卑鄙。”

  人的食物 不要给宠物吃

  纽约市奥斯汀兽医诊所(Austin Vet Care)位于森林小丘,主要给狗猫看病,兽医是美国人,客人是多族裔,包括白人、华人、西语裔和韩裔等,而且华人客户不少。经理Lucy说,华人理解的虐待动物就是对动物施暴,如打、踢等。“实际上,未能妥善喂养动物,不把生病的宠物送到诊所,也是虐待。”她解释,华人虐待宠物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也与华人的文化有关。

  华人喜欢给宠物吃人的食物,导致宠物生病。例如,有的客人带着狗来到诊所,说狗“吃东西少了”、“喝水少了”、“精神不好”等等。一问才知道,原因是他们给宠物吃人的食物。例如,他们让狗啃猪骨头,认为这是狗的美食。其实,狗消化不掉猪骨头,反而被骨头伤害了肠胃。有的症状是排不出大便、肛门流血等。“这样,狗就要做手术,住院治疗。”

  有的华人不让宠物结扎,产生许多问题。例如,有人养了母狗,不做结扎,打算去与其他的狗配对,但没有遇到,就不管了。结果,狗在外自行交配,怀了小狗。有的狗主自己不会接生,以为生小狗很容易,其实并不容易。另外,狗不做结扎,子宫容易肿胀发炎,小便呈黄色或者出血。“细菌进入血液就会导致全身感染。”这时,兽医要做紧急手术。因此,宠物一定要做结扎。

  宠物未打疫苗,容易被感染。有的华人认为,他们的宠物主要在家里待着,不会被感染,其实不然。“如果主人出去,接触到细菌和害虫,就把这些细菌和害虫带回家,传染给他们的宠物。”猫狗最常感染的是跳蚤。人们把跳蚤带回家,这些跳蚤就寄养在狗猫身上。“宠物身上有跳蚤就会带来很多麻烦。”因此,这些宠物要吃药预防。

  纽约市规定,狗猫一定要打狂犬疫苗。她说,如果狗咬了人,这条狗要被带去做病毒培养,看看有无狂犬病。“狂犬病对成人、孩子和动物都有危险。”因此,纽约市五个区养狗一定要申请狗牌,牌照上要记录绝育、疫苗注射等情况。在纽约市养猫,不需要猫牌,但也要打狂犬疫苗。

  她说,如果一只狗六、七岁,就已经成年,需要每年体检一次,就像人类每年体检一样。兽医要看看宠物的皮肤、眼睛、血液等,若是有病,可以及时治疗。狗猫的体检主要是验血,血检可以发现狗猫的肾脏、肝脏功能怎样,血糖高不高。“如果发现血糖高,就要调整饮食,把血糖降下来。”如果食物疗法不能降低血糖,就要吃药、打针,不然会出问题。

  例如,几个月前,有人把狗带到诊所看病,兽医一看狗的眼睛都蓝了。“这是因为狗的氧气不够,导致眼睛发蓝。兽医马上给狗戴上氧气罩。”兽医估计,这条狗患上心脏病好几个月了,现在病情很重,需要住院,护士要24小时陪伴。最后,狗的心脏病发作,很快去世。兽医估计,如果这条狗早点送来,还能有救。而狗的主人认为,生病的狗自己会好的,就不管了。“这就是虐待动物的行为。”她说,养宠物者应该明白,饲养猫狗,就像照顾孩子,不仅提供合适的食物,而且还要每年送宠物去兽医诊所体检,保证它的健康。

  保护动物 各州都有法律

  出版法律书籍的诺罗出版社网站(www.nolo.com)刊登了美国各州有关法律的综述。该综述说,在美国的每个州,残酷地对待动物都是违法的。州法禁止几种不同形式的虐待,从折磨或致残动物到不提供适当的食物和住所。尽管各州对动物虐待的法律差别很大,但通常都禁止公认的虐待形式,如酷刑、忽视和遗弃。

  动物虐待法禁止施加酷刑(cruelty)、残害、过度劳累和杀死任何动物。一些州认定虐待须是故意的或恶意的,而另一些州则认定虐待是鲁莽的或恶意的,从而增加处罚。许多法规还明确禁止将中毒动物或毒物放置在其他动物可能会食用它们的地方。

  几乎所有州都将忽视(neglect)定为违法。在许多州,忽视是不提供必要的食物、水和住所。一些州进一步要求主人还要给他们的动物提供兽医护理、锻炼、卫生以及免受天气影响的保护措施。但是有些法律增加了一些条件,可能使人难以定罪。例如,在华盛顿州,宠物主人如果不给其动物提供庇护、卫生、空间、休息或医疗照顾,则可能面临轻罪指控,但前提是动物因此而遭受“不必要的痛苦”,并且主人有“故意行为”。但是,华盛顿人可以证明自己因财务困难,而无法适当照顾宠物,从而免受忽视指控。

  越来越多的州增加了有关条件的详细信息,将狗留在户外构成疏忽。例如,宾州法律规定,在寒冷或炎热的天气中,狗不能在户外束缚30分钟以上。链子必须具有特定的类型和长度,并附接到特定的项圈上。狗必须在干净的环境中拴系,并要有水和遮阴。新州还规定,在恶劣的天气下禁止将动物在户外待半小时以上。

  在大多数州,弃养(abandonment)动物都是非法的,无论是将其丢弃在公共场所还是将其放置在任何地方而不满足其需要。但是,由于他们不会在宠物上留下身份证明,因此很难禁止动物遗弃。证人就是向警察报告车牌号。许多州法律禁止将狗或猫留在无人看管在车上,这意味着车内温度过高或过低。加州和佛罗里达州等少数几个州允许旁观者砸破锁住的汽车,以救出遇险动物,但前提是有这个必要。

  残酷装饰(cosmetic cruelty)包括切断小狗的耳朵和尾巴,已经成为一种时尚。这在美国大部分地区是合法的。

  几乎所有州都将参加有组织的斗狗(dogfighting)定为重罪。拥有或训练斗犬、允许在自己的地界上打架……都是非法的。大多数州还将参与斗鸡定为刑事犯罪。如果将跨州运输动物以进行斗殴,则联邦法律还会惩罚参与动物相斗的相关人员。

  动物过挤(animal hoarding)是当宠物超过适当照顾的数量时,动物通常会遭受营养不良、拥挤和不卫生的状况,以及未得到治疗的健康问题。尽管某些城市和郡县有禁止动物过挤的地方法令,但各州通常不会将其视为独立的犯罪。根据一般的虐待动物或疏忽法规,动物主人可能会面临轻罪(有时是重罪)的指控,且必须缴纳罚款。(韩杰)

【编辑:李明阳】